希拉里警告:大选当天 美国很可能会没有新总统诞生


不知是不是4年前,因为输给特朗普心有不甘。在今年的大选宣传中,希拉里格外卖力,一直奔走在反特朗普,力挺拜登的第一线。

跟奥巴马亲自上阵护航,带跟拜登出席各种名流政客见面会,筹措大笔资金不同,希拉里这边一直死死盯着特朗普。民主党、共和党打得再热火朝天,希拉里都不怎么参战,她只是盯着特朗普本人的一举一动,同时为拜登出谋划策。

早在两个月前,希拉里就在崔娃的节目中,未雨绸缪地指出:“特朗普不会轻易离开,即使输了也不会。”要知道那时候,特朗普抹黑邮寄选票和干扰邮局运作的小手段还没开始做,希拉里却早已了然于胸。

此后,希拉里每次出现都像个预言家,对民众,对拜登发出最大声量的预警。8月26日希拉里现身《马戏团》节目,再次表达了对美国大选前景的绝望。希拉里认为,由于疫情,预计选票数量将会激增。“选举之夜”很可能会尴尬地变成“选举之周”,甚至还有可能变成“选举之月”。

希拉里警告说,11月3日大选当天,美国很可能会没有新总统诞生,整个国家的尴尬状态会再次被延长,所有人都会在悬而未决的状态下备受折磨。更可怕的是,如果任由这种状态发展下去,美国会非常危险。

希拉里认为,一场选举最重要的不是选出谁坐上总统宝座,而是要让人们相信这些选票是人们一票一票投出来的,是公平的。如果获胜者迟迟不能宣布,人们就会犯嘀咕。时间拖得越长,人们就越会怀疑有黑幕。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并不能理智地看待问题。他们不会管导致选票延迟的,可能不是邮递业务量激增,而是有人蓄意破坏。这个人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做铺垫,一直在各种发声渠道暗示,邮寄投票的增加将导致 "操纵 "和欺诈性选举(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洗脑一直到大选日,总会有人相信,而一旦选举结果延迟,人们就会更坚信他说的话。

2016年大选时,特朗普就是这么玩的。

在当年的选举结束后,特朗普立即宣称有300万到500万人非法投票,以此来解释在普选中为什么输给希拉里。直到今天,特朗普依然没有对这一说法提供任何证据,也从未改口,这还是在他赢了选举的前提下。

那么这一次,特朗普可能会做什么呢?一旦显露出失败的迹象,特朗普就会利用他打击邮寄选票制造出来的多余时间,用选票舞弊等借口在民众心中播种不信任。他会暗示民主党人在作假,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情况下增加或减少选票,所以拜登才会赢。

他要做的不是打倒拜登,而是确保即使拜登赢,民众也要质疑选票的公正性,怂恿选民和自己站在一起推翻选举结果。如果混乱被制造出来,形势就会被拖向特朗普的节奏,届时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谁知道呢?比如拜登认输,甚至身体出现问题。

所以现在,民主党,甚至美国都只能靠拜登了。

希拉里警告说,"拜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认输,即使选举结果被拖下去,也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打死也不能认输,我们要像特朗普一样专注和无情。"

吸取了四年前的教训,希拉里的话一针见血,只要拜登不承认失败,特朗普就不会成功。然而遗憾的是,无论两党怎么折腾,都是政治斗争,因为这些斗争受伤害的普通民众,又有谁会管呢?

相关报道:

专家:特朗普目前的竞选形势其实远远好于2016年

2020年大选已经全面铺开,民主党虚拟全国代表大会上星期闭幕。这星期,特朗普总统第二次接受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名,正式谋求连任。

综合七月以来的民调数据,特朗普总统全面落后对手,有时甚至落后超过10个百分点。在至关重要的摇摆州,这些民调数据也不乐观。甚至民主党极左派已经开始着手筹划拿下白宫和参议院以后的立法日程。

这一幕可以说似曾相识。

在2016年8月底,民主党民调如日中天,远远把特朗普甩在后面。《纽约时报》在8月初曾经形容特朗普竞选团队分崩离析。2016年8月的《华尔街日报》和全国广播公司(NBC)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9个百分点。有趣的是,在2020年8月23日公布的《华尔街日报》和全国广播公司民调显示,特朗普仍旧落后9个百分点。

资料图来源:WSJ/NBC

我们今天就来说说,有没有可能是这些民调在重复它们2016年的错误。

在分析之前,我们首先要提出几个美国大选层面的基本假设。

第一,意识形态为纲的媒体热炒,造成了大选中间选民群体的逐渐消失。

现在的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媒体对于同样的事件,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例如,特朗普政府要求北约成员国增加会费,在自由派媒体上就是特朗普得罪盟友,而在保守媒体上,就是特朗普展现领导技能,加强北约联盟。

再比如,当特朗普政府调动联邦执法机构保护俄勒冈联邦法院的行为,被自由派媒体说成是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和侵犯俄勒冈州的州权,而保守媒体却表扬特朗普政府维护社会法律秩序。

这样长期对立的意识形态,造成了美国选民事实上的选边站队。

第二,长期的美国政治正确造成了很多选民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

例如,在最近的Goodyear轮胎公司的人力资源培训材料中,就明确地对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贵”)运动表示支持,同时谴责警察执法的行为。如果你支持Blue lives matter(警察生命重要),很可能你会被公司解雇。

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人选择把自己的政治观点隐藏起来,不敢亮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自称自己是中间选民。

所以,所谓的中间选民并不是对于投票左右摇摆的选民,而是那些已经下定决心却对自己的选择守口如瓶的选民。媒体描述的那种会左右摇摆的选民,事实上是少得可怜的。

笔者通过对以往几次大选数据的分析,发现在一个拥有三十万注册选民的典型中西部郡,在大选中摇摆的选民数量不超过200人,绝对不足以对选举结果造成影响。

例如2012年,超过500万保守的选民因为不满罗姆尼施政纲领,在大选日当天选择在家而不去投票,直接造成了奥巴马的连任。2016年,大量民主党选民,尤其是黑人选民,对希拉里没有热情,最终导致特朗普以微弱优势拿下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和密歇根三个传统的民主党州。

也就是说,当我们预测大选结果的时候,不能仅仅看注册选民人数,还有另一个因素不容忽视,那就是选民投票热情。如果从选民的投票热情上看,根据美联社的民调,特朗普完胜拜登将近20个百分点。

特朗普的形象分

在《华尔街日报》和全国广播公司最近民调细节上,特朗普也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我们的依据是选民们对于特朗普自2016年以来的态度转变。

例如,四年以前,特朗普在选民中的负面印象比正面印象多33%,而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12%;尤其在白人选民中,2020年特朗普正负印象平分秋色,而在2016年,负面54%对正面35%。在西班牙裔选民中,特朗普支持率从2016年的28%上升到31%;在黑人选民中,特朗普支持率居然超过36%! 而在2016大选中,特朗普仅仅获得了8%的黑人选票。特别是在与经济相关的议题上,特朗普完胜,超过10%。

共和党也从特朗普民调增长上获益。在《华尔街日报》民调中,两党在选民中都是负面多于正面;不同在于,民主党处在一个逐渐恶化的趋势中。在2016年,对于民主党的负面印象仅仅比正面高4%;而在202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8%。而共和党的数字却从2016年的21%下降到今天的11%。

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的竞选形势其实远远好于2016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林启辉_NB13068)